相关文章

来自加拿大的魔法师--记空中技巧外籍主帅达斯汀

  新浪体育讯 达斯汀-威尔森,一个34岁的加拿大人,身材短小精悍,面部轮廓清晰,淡蓝色的眼睛总是有生动的表情,说不上两句话,就会呵呵呵的笑出声来……这位前空中技巧运动员,职业生涯的最好成绩是加拿大全国比赛的第3名,世界杯的总成绩第10位,当中国队主教练只有1年半的时间,此前是澳大利亚队的助理教练。

  都灵,是达斯汀第2次参加奥运会,上一次在盐湖城,他连教练都不是,而这一次,

  达斯汀知道,他是第一个在中国冬季项目执教的、来自北美的教练。而此前,中国的教练员、特别是像单兆鉴等老一代教练员,已经在动作难度等方面为中国空中技巧奠定了相当良好的基础。可惜的是,我们头上始终顶着个“玻璃板”,明明看得见、却摸不着冠军的边。然后,“洋和尚”来了……

  别看达斯汀当运动员时没获得太好的成绩,但作为教练,他却有中国队急需的素质,那就是先进的理念。他来自加拿大,而加拿大是最早发展自由式滑雪运动的国家之一;在执教中国队前,他还在澳大利亚队担任了两年的助理教练,而澳大利亚的成就是人所共知的——他们拥有盐湖城冬奥会女子冠军卡普林,世界上难度最高的女选手之一杰基-库珀以及名将丽迪亚。拥有这些经历,用“见多识广”来形容达斯汀绝对不过份。他也认为,自己带给中国队最重要的东西,就是“经验”;用冬季中心副主任、主管空中技巧的任洪国的话,就是让我们“知道了世界是什么样的,外面是什么样的”。而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年代,没有什么比“开放”更重要了。

  达斯汀所拥有的先进理念与经验体现在许多细节上。空中技巧其实是运动员和教练员共同配合才能完成的项目,在雪道上与跳台旁的两位教练,必须联合指导运动员如何掌握速度和方向。而中国队是直到外教到来后,才建立起山上、山下的一体化指挥系统的——冬季中心主任王揖涛对这一点相当认可,并认为除此之外,达斯汀在比赛准备、技术训练上也有独到的地方。而曾在1998年获得奥运银牌的老队员徐囡囡还表示,达斯汀在临场指挥上很有特点,很稳健,在“速度”这个对运动员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上,掌握得很到火候。

  换个角度来说,达斯汀的到来也在慢慢改变中国空中技巧的国际形象。徐囡囡就透露,他与国际雪联的各色人等相处更融洽,交流更直接——这就加深了空中技巧界对中国的了解,而对于一个打分项目来说,还有什么能比“了解”更重要呢?中国体育屡屡在打分项目上遭遇不公正待遇,但在23日晚上,裁判很爽快的为韩晓鹏第一跳的落地打出了3.0的满分——这样的“魔法”,难道还不神奇吗?

  魔法二:态度

  如果大家坐下来投票,票选中国运动员最缺少的素质,那当选的肯定是许多国外运动员在比赛中所拥有的那种“游戏”的态度。而对空中技巧这个偶然性很大的项目来说,保持轻松自然的心态是相当重要的、保持“享受比赛”的态度是相当重要的——在任洪国看来,这是达斯汀带来的又一个“魔法”。

  任洪国说:“外教使运动员对这个项目的认识完全不一样了,他让运动员知道,自由式滑雪不仅是一种竞技,还是一种文化。我们的运动员以前就知道跳跳跳,很死板的练练练,但外教让运动员认识到,练是很重要的,但在苦练的同时,也要把这个项目当成一种快乐,要放开心胸去和别人交流。这样一来,运动员的心态就变了。”

  中国空中技巧运动员的心态的确是变了。无论是获得金牌的韩晓鹏、获得银牌的李妮娜、还是什么奖牌都没有得到的徐囡囡、郭心心,他们都不会再像过去其他许多中国运动员那样封闭自己,而是敢于放开心胸去和别人交流分享,去坦诚自己心中的思想和情感,去微笑着、勇敢的面对成功与失败。达斯汀说:“我们已经创造了历史,所以我们没有压力,我们就是来享受这项运动的。”而李妮娜说:“我之所以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出现失误,比较稳定,是因为我始终能把心态放平,只要做好自己就足够了。”你一定能听出,这两句话之间的联系。

  除了“享受比赛”,自信,也是达斯汀传递给他的中国弟子们的很重要的态度。多和中国空中技巧队员接触一下,你就能感觉到那种充沛但不张扬的信心,就像郭心心带着泪花的誓言——“4年后,我一定做得比今天更好”;就像徐囡囡在韩晓鹏夺冠后情不自禁的尖叫欢呼……而韩晓鹏则说,无论情况怎样糟糕,教练对他始终只有鼓励,鼓励他“你能行,你做得到”——这无疑是“赞美教育”的典型,终于让一个连分站冠军都没拿过的人,登上了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。这样的“魔法”,难道还不神奇吗?

  魔法三:心灵

  韩晓鹏夺冠后,有外国记者问达斯汀,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到中国执教,毕竟这是个文化传统完全不同的地方。达斯汀回答:“他们面临着很大的挑战,但也有很大的机会,所以我来了。”

  这的确是个很大的挑战,能在中国长期执教的外国教练,成功者很少,多的也是与我们文化传统相近的国家,如韩国。但现在,达斯汀-威尔森这个出生在加拿大埃德蒙顿、与中国相隔半个地球之远的地方的人,已经被写进了中国体育的历史。而在这样的成就背后,是达斯汀的又一项魔法——心灵。

  这是一颗“耐心”。欧美文化的直率,常常使人缺乏耐性;但在中国文化中,很多事情是需要“慢慢”解决的。而达斯汀却表示,他之所以能在中国有所成就,得益于加拿大人特有的耐心——起码,他能对无穷无尽的“翻译”过程、对再短也很少短于90分钟的会议,保持轻松的态度。

  这是一颗“恒心”。韩晓鹏夺冠后告诉记者,中国队没有聘用外教之前,他对外国人的印象很一般,觉得他们都很懒散,但达斯汀的到来,完全改变了他的看法——那完全是一个做事认真负责、毫不苟且的人。而冬季中心的几位领导也表示,这个教练对工作的专注态度非常突出,会注意到许多细节问题。世界上的事情就怕“认真”二字,这条规律应该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。

  这是一颗“好心”。达斯汀是个“好人”,人品很正,这是韩晓鹏说的;徐囡囡也说,教练和他们的关系很平等,能很轻松的相互交流;而“他和队员的关系都很好”,则是所有评价达斯汀的人都会提到的一方面。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,对一个至今还说不上一句完整中国话的加拿大人来说,能让人人都说他“好”,这又说明了什么呢?即使面对初次相识的记者,他也会递上EMAIL地址,然后说:“你们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给我写信。”

  这还是一颗“交心”——愿意交流的心。任洪国透露,在我们与外教的合作中,并不是没有发生过体制以及思维方式上的冲突。按照西方人的思维,既然聘我当主教练,我就应该说了算;而实际上,中国体育的运行体制另有一套独特的指挥系统。然而,这些“险滩”都被中国队与它的外教一一越过了,原因无他,目标一致,互相理解。还有一个细节,颇能说明达斯汀接受中国文化的努力:中国空中技巧队参加都灵冬奥会的比赛服上,有中国传统的织锦缎作为装饰,而这就是达斯汀大力建议的。

  达斯汀和中国队的合同,在韩晓鹏夺冠那一刻,实际上就已经结束了。但他已经暗示自己希望留下,并对2010年冬奥会上中国队的表现充满了信心。而在这块“魔法”金牌面前,任洪国也松口说:“拿了金牌就应该续约了,他带来的很多东西我们很需要,那将是引领中国空中技巧不止一代人的东西。”

  当韩晓鹏夺得金牌之后,他的加拿大教练被中国人高高的抛向了天空、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达斯汀事后说:“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站在了世界之巅。”如果真是如此,达斯汀就是和中国人一起站上去的;他带来了神奇的“魔法”,而享受到这“魔法”带来的胜利与愉悦的,正是我们。(晏瑗)